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提出,要“加快珠海、汕头两个经济特区发展,把汕头、湛江作为重要发展极,打造现代化沿海经济带。”
汕头电网加速度

信息来源:如何赚钱呢报  发布时间2019-01-08

'); document.write(''); document.write('
'); document.write('
'); }

  灯光就像汕头的眼睛,它见证了汕头翻天覆地的变化,照亮了城市再度起航的繁荣。方志丹 摄

  也许是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,2018年12月31日早上7点22分,一辆蓝白相间的和谐号列车自新建成的汕头高铁站缓缓驶出,标志着汕头市告别了多年来三市共用一个潮汕站的历史,从此跨入了“动车时代”。

  人们的目光随着这辆开往广州的列车渐行渐远,也有一部分目光留在了城市的这端,倘若随着目光在汕头的上空盘桓,就不难发现——汕头市的电网建设也在向过去的“慢动作”挥手告别,如同呼啸而去的列车一般,驶入了高速时代。

  未来3年,再造半个汕头输电网

  “未来3年,再造半个汕头输电网!”汕头供电局执行董事、党委书记童亮描绘了一幅电网建设的蓝图。

  “这个口号不是无的放矢,而是一切从实际需求出发,500千伏澄海变电站能有效解决澄海片区错峰停电风险,220千伏外充公输变电工程主要保障东海岸新城的用电需求,220千伏峡山输变电工程重点强化潮南中心城区的供电保底能力……”童亮指着眼前的汕头地图,如同操作RPG(角色扮演)游戏一般,点亮一个个未来电网坐标。

  这也意味着到2021年,在现有的网架基础上,汕头电网计划新建1座500千伏变电站,新、扩建8座220千伏变电站,然而做成这件事情并不容易。多年以来,汕头供电局一直在拼命建电网,但是因为种种外部原因,譬如人口密度高达全国第四、老城区用地开发殆尽、部分地区盛行风水等等,常常会出现规划好的项目一拖再拖的情况。

  例如征地青赔一事,就仿佛压在供电局的一座大山。广东汕头海门电厂三、四号机组送出输变电工程项目经理曾挺回忆道:“我们几乎把建设管理大部分精力都花费在青赔工作上,特别是关于线路的青赔问题,每个塔基都要逐个地反复地协调沟通,最终原批准路径的80%都改动了。”

  与此同时,汕头市的全社会用电量,从2010年的136.81亿千瓦时,增长到2017年的200亿千瓦时。在小修小补的网架结构里,汕头电网的过负荷运行风险也在逐渐加大。回想2003年影响5000万人的美加大停电,就是因为线路严重过负荷导致连锁跳闸而酿成的事故。随着“沿海经济带的重要发展极”“省域副中心城市”的发展方向愈加清晰,汕头电网必须补上这一笔欠账。

  汕头供电局计划部主任谢小伟说,“现在不同了,近年来,汕头市委领导牵头成立了电网建设协调领导小组,市政府与各区县政府签订《2018年电网建设目标责任书》,并定期开展电网建设情况通报,针对性召开电网建设专题协调会,政企联动后大环境改善很多,我们的几个电网项目都已经陆续动工。”

  正如谢小伟所言,2018年8月29日,海门电厂3、4号机组送出输变电工程项目已经在汕头顺利投产,该工程的投产将提升广东东部电网供电能力50万千瓦,并且通过科学的线路规划,避免了与汕汕高铁的线路重叠,为高铁的建设创造了更好的条件。一系列新的工程如火如荼,可见与过去相比,汕头电网的“时间流速”,已经提速了不少。

  “不是快,而是太快了”

  令人难以想象的是,龙湖区正在大兴土木的东海岸新城,6年前还是一片海滩。在新城百业待兴之际,频繁的用电报装,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个最迫切的需求,也考验着供电局的“速度与激情”。

  “以前申请用电报装,动辄就要两个多月的时间,十分影响工期。但是今年以来,我们明显感到不同,不到一个月,供电局就通知我们全部搞定了。”负责东海岸新城基础设施建设的中交(汕头)东海岸新城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工程建设部经理杨志勇说。

  提到“办电速度”,作为中国第一家研制和生产超声仪器和换能器的厂家,广东汕头超声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机电主管洪飞更是发出感慨:“不是快,而是太快了!快到我们内部走流程的速度都有些跟不上供电局的速度。”

  记者走访了当地的几家企业,几乎每一家企业的相关负责人,都对最新的“办电速度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建筑大师米斯·凡德罗曾提出“少即是多”的设计理念,力求作品中各个细部精简到不可精简的绝对境界,而对用电报装时限的极度压缩,同样也是一门艺术。

  “办电速度必须跟上城市发展的脚步。”童亮告诉记者,汕头供电局专门制定了《汕头供电局关于提升“获得电力”指标工作方案》,特别是在龙湖区开展试点,通过对内部办理时限精细化管控和极限压缩,原本需要80多天的中压用电报装,现在下降到约55天就能完成。

  与东海岸摩天高楼的甚嚣尘上相比,澄海区就显得有几分老迈而安宁,然而在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厂房里,却聚集着5000多家大大小小的玩具厂。截至2018年,中国共有7家玩具企业上市,其中有6家皆萌发于此,玩具产业更是占到澄海区工业总产值的45%以上。

  “每年都有供电局的员工过来检查电力设备,三个厂区都很少停电,即便停电了,也通常是我们还来不及启动自备电源,就发现厂区已经复电。”作为澄海玩具产业的龙头企业,掌握着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《芭芭拉小魔仙》《十万个冷笑话》等诸多IP的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,其行政总监杨毓生想了想,又接着说:“美中不足的是,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降低电价,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。”

  降电价,或许是商人群体最关心的一个用电问题。这也意味着,在以“潮商”闻名天下的汕头,不仅要提供可靠供电和优化办电手续,更是要想办法降低企业的用电成本,让本地企业享受实惠,同时“栽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”。

  “2017、2018年我们连续4次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,释放电价红利逾8.94亿元,同时推动一般用户参与市场交易等,累计降低用电成本约1.3亿元。”提到降电价,汕头供电局市场部主任林峰为记者算了这样一笔经济账,以超声公司为例,2018年减少其电费支出约1970万元。

  据林峰介绍,接下来他们还将积极协助汕头地区用电企业参与南方(以广东起步)电力现货市场,努力完善与之配套的市场化服务。对广大用电企业来说,他们将通过现货市场释放的价格信号,节约用电成本,调整用电习惯。电力,正回归其商品属性,也必然要求着与之配套的市场化服务。

  快起来的是电力服务,而慢下去的是生活

  夜里11点,北方的大多数城市早已沉眠,即便以夜生活闻名的南方城市,街头也大抵游荡着颇显疲惫的行人。但汕头街边的小饭馆里,仍有不少人正大快朵颐,一碗热气腾腾的粿粉,配上老板秘制的沙茶酱,再加上几粒牛肉丸,如同一场美食与人生的对话。

  “这里不一定适合奋斗,但一定适合生活。”2018年1—11月,汕头市的居民用电量占比高达25%,远超广东省15%的平均水平;汕头市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703人,高居全国第四。两组不同的数据,从不同的维度揭示出,汕头是一座人口众多且满怀生活气息的城市。

  如何在电力服务上,更好满足汕头人的美好生活需要?从人工抄表到智能电表、从手写票据到电子发票、从排队缴费到网络支付……近些年来,汕头供电局的服务方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居民只需要隔着屏幕动动手指,电力服务便能“挥之即来”,就像躺在床上遥控各种智能家居一样简单。

  电流涌动,不仅是照耀城里的月光,更是倾洒乡间的暖阳。汕头供电局自2016年启动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以来,完成投资17亿元,37个省定贫困村电网改造升级任务在2018年6月全部完成。曾经每逢过年过节,村子里的跳闸现象都十分普遍,只能遥望城里的“星芒”,如今他们也有了自己稳定的“恒星”。

  以前,每到电费缴费期,供电所的营业窗口都会排起长龙,收费者忙得焦头烂额,缴费者等得心力憔悴。如今的缴费方式已经多达19种,用户可以通过银行代扣、微信、支付宝、自助终端等多种方式进行缴费。正如居民的切身感受,快起来的是电力服务,而慢下去的是生活。

  夜已深,一对小情侣牵着手,左摇右摆地走在街上,不远处的几位中年人,一边聊着天,一边在等着夜班公交。转瞬间,他们与朦胧灯火、香烟头星光融为一体,印刻着大城市少有的悠长绵延,不免让人想起木心的那首诗:从前的日色变得慢/车,马,邮件都慢/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  城市的快与慢之间,折射出的是生命的轻与重。日本有一部动漫叫作《加速世界》,“加速世界”里的30分钟,仅仅相当于现实世界的1.8秒。而汕头电网的“加速世界”,则仿佛在诉说:终有一天,我们环绕着地球,快过明月的光流。

  南网报记者 何石 通讯员 温存 杨馥因 陈旭

慢城市的“国际跑道”

  难以想象,在这座“慢城市”的北边,座落着一座瞩目的国际玩具城。“中国玩具看广东,广东玩具看澄海”——几十年前还是以农业为主的澄海县,因为玩具,打破了封闭的桎梏,踏上了高速跑道,玩具产业成为了汕头的一张靓丽的名片。

  改革开放后,汕头市被确定为经济特区,澄海也成为了改革开放的受益者,家家户户都开始了不安分的创业,开起作坊当“老板”。然而,在90年代初期,生产的玩具都还比较小型,汽车、水枪、模型都是小小的,很多时候都是靠的是手工装配。

  “小作坊的经营,对用电需求没那么高,一方面跟产量有关系,一方面则是与小型模具的制作的用电的需求有关。”汕头澄海供电局供电服务中心陈俊峰为记者介绍道,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,澄海玩具借着改革的快车加速竞跑,从一个个小作坊蜕变为上司公司,在金融海啸最为肆虐的2009年,中国内地玩具出口量下降,很多地区玩具企业订单锐减,但是澄海的玩具却一枝独秀。

  “规模越来越大,设备也越来越多,工厂一天的产量不可尽数,要是遇到停电或者设备故障,那我们就损失大了。”20年前的杨毓生,是澄海第一批经营从家庭小作坊走向大工厂的领路人,如今40来岁的他已经是广东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奥飞娱乐公司”)的行政总监,“电力部门说我们是重要客户,经常主动‘找上门’,给我们的设备体检,每年要出了一本诊断报告”。翻开《广东奥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节能诊断报告》,五十多页纸张详细罗列了公司能源消费结构、电能质量检测情况、错峰优先停电设备次序、用电风险事项等。

  “电网建设也要超前跟上。”汕头供电局计划发展部主任谢小伟介绍道,近年来汕头供电局把目光聚焦在助力地方产业发展,2017年完成投建了110千伏永合变电站,布点在澄海莱芜产业园区,“新建变电站就在工厂旁边,一下感觉就放心多了,”杨毓生打趣道,“几乎没有停过电,自家的发电机都没有启用过,直接闲置了。”据介绍,从2016年至2018年,汕头供电局在澄海投入中低压配网建设5.05亿元,2019年还将预计投入1.9亿元,进一步提升澄海供电可靠性,帮助节省地方企业用户的用电投入。

  然而,现如今玩具“粮草充足”,玩具销售所占营业比例正在不断的锐减,但玩具文化衍生品则在占据越来越多的份额,动漫产业环节似乎被一键激活——游戏,动漫制作、舞台剧、音乐……澄海正从“玩具大国”逐渐转型为“娱乐大国”,在地方企业的转型期,汕头供电局供电服务中心还将继续挖掘电能量大数据价值,智能地分析企业用电情况,在将“后置诊断”升级为“前置预防”的同时,进一步为企业提供定制化服务。(杨馥因)

看不见的城市

  每到一座陌生城市,我都会提醒自己:千万不要被千篇一律的现代建筑所欺骗,而是要去探寻这座城市真正的灵魂藏在哪里。这就和读书一样,你不能完全任由作者牵着鼻子,而是要独立地走遍作品里迷宫一般的交叉小径。

  在汕头采访的三天两夜,我每天都会在工作之余,像巴黎拱廊下的波德莱尔一样,在汕头的街边闲逛至次日凌晨,融入到美食、人群和星火之中。譬如在汕头新近兴起的网红打卡地“小公园”,一排老式骑楼建筑业已翻修一新,空气中还残存着乳胶漆的味道,却也遮蔽不住新门面的缝隙后,一排排老到墙皮剥落的古老建筑。

  放眼望去,老城区到处都是6层多高的低矮建筑,街上斑斑点点、光影横斜,像是投映着一幕上世纪90年代的电影。“今天挡在楼外的树枝被砍掉了,我才发现房子居然这么‘惨不忍睹’。”就连平日生活此间之人,都会讶异于自家的陈旧,但楼宇内香火延续,茶水融融,千百年来,依旧如是。我不禁会想,这座充满老派风格的城市,把自己经济特区的一面藏在了哪里呢?

  散步其中,我能明显感受到卡尔维诺在《看不见的城市》中所写的那样:“这城不会泄露它的过去,只会把它像掌纹一样藏起来,写在街角、在窗格子里、在楼梯的扶手上、在避雷针的天线上、在旗杆上,每个环节依次呈现抓花的痕迹、刻凿的痕迹、涂鸦的痕迹。”

  有人说这座城市是30年前的躯壳,但是仅仅凭借这些“痕迹”,还不足以了解汕头千百年来的老灵魂。汕头很独特,也很内敛,与深圳、厦门、珠海相比,更像是一个“看不见的特区”。在这里,需要你停下来,走进去,活上一遭,才能读懂这座城。然而,短短的三天两夜,我尚且走不完这座城市的十分之一,也只能走捷径般,不断跟身边的汕头人攀谈,试图在他们的话语里,套出一丝一毫的踪影。

  让人没想到的是,以乡土荣誉感著称的汕头人,却非常喜欢对外人“自黑”,他们调侃自己是一个“十八线城市”,称自己为“特别贫困区”,总结自己“喝茶有多野”……责之切,爱之深,当他们讲起美食来,就好像换了一个人。汕头人对“食饭”非常执着,别的地方都以“下馆子”为荣,但汕头人却更喜欢在家里做,对去“食店铺”颇为不齿,就连汕头的空气也给人一种甜腻的食物感。

  汕头人对食茶、食饭和祭拜无比执着,这对居住在北上广深的青年人看来,是难以想象的。大城市里的诸多事情早已让人忙得焦头烂额,往往充满尼采所说的“不体面的匆忙”,又何来从容和审美?如此说来,生活在汕头这样一座“看不见的特区”,其实也不失为一件幸事。当然,对我这类人群恐惧症患者来说,如果高居全国第四的人口密度,能够稍稍降下来一些,就更加完美了。

  不过雅各布森早已在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中,为人们对集中城市人口的冷漠拒绝做了辩护:“人口的集中是一种资源。我们的任务应是提高城市人的生活——在这样的条件下(我们希望),即,既有密度又有足够的多样性,以此给城市人口提供一个发展城市生活的良好机会。”

  没错,给城市人口提供一个发展城市生活的良好机会,这才是建设的根本所在。而我们的电网建设,也与居民的生活可谓息息相关,让城市居民享受到电网发展和电力服务带来的便利和实惠,才是其间的要义。

  南网报记者 何石

相关文章